茶,我一生的信仰

茶,我一生的信仰

宁可三日无粮,不可一日无茶

入夜,
一帘微雨,
半盏清茶。

墙上,
身影被灯光拉得瘦长,
倚窗听雨,
那空灵圆润的雨声丝丝入耳,

浅扣心扉。
轻启帘帏,
一股沁凉的夜风拂面而来,
清幽的潮湿里夹杂着淡淡的花香,
闭目深吸,不觉微醉。

今夜,
独享寂寞。
一茶,
一盏,
已足够。
一个人的时光是如此丰盈,
可以淡淡地开心,
淡淡地惆怅。

抑或,凝眸不语间闲看云雾,
静听风雨,
在如水的文字里演绎万般情愫,
任一纸馨香在指尖明媚流泻,
遣一怀 幽绪在夜色阑珊里随风飞扬。

水中望月,
镜里观花,
曾经的过往,
彼时的悲欢,
如今已不重要,
惟留那些繁华落尽的简约与静美,
梦里轻拾,亦是欢颜。

此刻,
手中的茶余温尚在,
婀娜的叶片在蓝花瓷杯里缓缓浮游,
摇曳生姿,
那浅浅的韵致悄然舒展,
青绿诱人,
小口啜饮,
顷刻芳香满怀。

岁月不居,
时节如流。
或许,
这指尖盛开的花瓣会像流星雨般,
终会在苍白的掌心葱茏谢幕,
而我只想在红尘一隅轻展一简时光,
用心篆刻稍纵即逝的素什锦年。

且将心意赋屏前,
天涯尽处人可知?
俗世繁华里,
就这样,
淡然地隔岸相望许是最好。

流年暗换,
逝去的光阴旖旎不复,
只有墨韵陈香经年依旧。
尘埃落定,
云淡风轻,
一些人,
一些事,
只需默默记取,
无需感叹,
恰如此时。

伴着茶香,
和着琴弦,
翻着古卷,
恍惚间,
已将日子一页一页掀过。
回首仰望窗前那盆素雅的吊兰,
听着花瓣飘落的声音,
一丝惆怅倏然弥漫。

年龄渐长,
阅历渐增,
习惯性的笑容里,
渐渐有了些许落寞隐含其中,
缘何?
费尽思量,
却不得而悟,
罢了,
顺其自然,
不去追究。

总是告诫自己,
一些事必须学会遗忘。
放下,
乃禅中上乘修为,
曰大自在,
可总有太多的尘世碎念不能释怀,
终未能将曾经的一切化为过眼云烟。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只有经历生命的无常,
才懂得如何珍惜,
如何感恩。

生活依然在继续,
无所谓开端,
无所谓终结。
而茶虽不是宗教,
却一生的信仰。



1 thought on “茶,我一生的信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